能在这里听你的歌

2018-03-18 17:27

初次亮相“英国达人”时,体态臃肿的苏珊让评委都撇起了嘴,观众席中嘘声不断,但苏珊却满不在乎。一曲歌剧《悲惨世界》选曲《我曾有梦》终了,全场观众起立致敬。女评委阿曼达眼含热泪说:“我知道这里的每一个人开始都不看好你,我们都在以貌取人,这次是唤醒我们的最强劲的警钟。我想说,能在这里听你的歌,简直是殊荣。”

某种程度上说,苏珊成了所有心存梦想者的精神代言人,他们把自己的情感附着在苏珊身上,苏珊每向前一步,他们都感同深受。

一些人对苏珊的情感,与其说是喜爱,不如说是寄托。无数人在追寻梦想的道路上被无情的现实侵蚀得伤痕累累,有人成功了,有人还在苦苦挣扎,但当他们看到苏珊,这位在外人看来处境近乎有些悲惨的执拗女人,却正在不管不顾、自信满满地向心中的梦想一路狂奔时,心中怎么能不掀起波澜。

但即便如此,人们依然会记住苏珊大婶,不管她愿不愿意,她本人已然成为一个精神符号,人们从不同角度看待苏珊,消费苏珊,各取所需,满载而归。

决赛结束后,苏珊回到酒店后便在房间里大闹,在两名警察的护送下,苏珊前往一所私人医院治疗。

人们也许不会记得“万象”组合,但却不会忘记一位名叫苏珊·博伊尔的48岁女人。前者是“英国达人”选秀节目的新科冠军,后者则是借由“英国达人”名扬四海的现实版“灰姑娘”。当然,现在人们更愿意亲切地称她为苏珊大婶。

但真实的苏珊却同“先知”这样的角色相去甚远。她是一名难产儿,出生时缺氧,导致后来学习困难,加上其貌不扬,老师们经常批评她,同学们也嘲笑她为“没脑子的苏珊”。成年后,苏珊独自一人住在公寓,只有一只老猫“小石头”陪伴左右,她至今没有收到过一次约会邀请,从来都没有被男人亲吻过。

还有些人则从苏珊身上找回了内心某种尘封已久的东西。在这个强者生存,追求卓越,讲求生存智慧,推崇俊男美女的物质世界里,苏珊的质朴甚至拙笨同现实是如此格格不入。但当她高声唱起《我曾有梦》时,人们内心那些同虚荣、虚伪、精明等等无关的东西又被重新找回,看看48岁的苏珊,再对比一下自己,难免心生感慨。

此时的苏珊,仿佛《阿甘正传》中那个拙笨痴愚却又聪明绝顶的阿甘,许多人甚至把他当作先知一般膜拜,跟随其漫无目的地向前奔跑。阿甘和苏珊的受宠,正暗示着人们的某种失落。

尽管苏珊大婶没能如愿折桂,但她在全球刮起的“苏珊旋风”却早已超越了比赛本身。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镇大婶,到家喻户晓的“重量级”超女,苏珊的一夜爆红恐怕连她自己都觉得意外。

丑陋、自信、虚荣、朴实、梦想、现实、傲慢、意外,当这些复杂的情感交织在一起,加之聚光灯下的扩散效应和媒体煽情的推波助澜,苏珊大婶的爆红似乎早已注定。